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zgx风清雨润的博客

养心与健体俱进,赏娱与学习同行。

 
 
 

日志

 
 

廖昌永 穷小子遇上书香女  

2016-03-26 16:28:08|  分类: 传记、记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廖昌永身上有很多耀眼的光环,中国音协副主席、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声乐歌剧系主任、国家二级教授、歌剧表演艺术家。同时,他也是上海大剧院首位签约艺术家、美国华盛顿歌剧院签约艺术家、密西根大剧院签约艺术家。多年来,他与多明戈、卡雷拉斯、芭芭拉·露丝·安·斯文森、洛林·马泽尔、米歇尔·普拉松等多位大师同台演出。


如今,《塞维利亚的理发师》里那位“大忙人”理发师忙得团团转。记者与他相约的采访是在大剧院演出之后忙里偷闲的两个小时,聊天一直持续到午夜,紧接着他还要赶去录音棚录音,第二天他就急匆匆地离开北京回到上海。



一席话让他放弃出国


大学毕业后,踌躇满志的廖昌永开始频频向国际舞台发起冲击。1996年至1997年,廖昌永分别获得法国第41届图鲁兹国际声乐比赛、多明戈世界歌剧大赛、挪威宋雅王后国际声乐大赛的第一名,令世界乐坛为之震惊。包括纽约大都会歌剧院在内的著名剧院向他发出了邀请,世界辉煌的歌剧大门向他敞开着。那阵子,廖昌永的师兄弟们很多都出国了,年轻的廖昌永也动心了。


这时候,上海市一位老领导一番语重心长的话打动了他:“都出去了,留下吧,现在的时代跟当年不一样了。你出去,西方的歌剧舞台上无非多了一个黄皮肤、黑头发的打工仔,但是这里有你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这里有十几亿的听众听你唱歌。国家也需要你们,你应该扎根祖国,放眼世界。”于是,廖昌永留在了母校,成为上海音乐学院的一名教书育人的园丁和活跃在国际舞台上的专业歌剧演员。


世界的很多歌剧演员都出自多明戈国际声乐比赛,多明戈可以说是很多声乐演员的恩师与伯乐,这其中也包括廖昌永。廖昌永崇拜恩师多明戈,最重要的是恩师的人品以及开阔的胸怀,“全世界有多少优秀的歌唱家都是从他的比赛中出来的,而且获奖之后更不遗余力地把他们推向更高的舞台,从来没有想过他们出道之后会抢自己的饭碗。”要给年轻人机会,这是恩师多明戈给廖昌永的教诲。


系主任海外到处“捞人”


如今的廖昌永已经是上海音乐学院副院长,声乐歌剧系主任。他很自豪地说,他的系美声教研室有许多有着海外留学经历以及丰富的国际大舞台实践经验的“海归”教师,这是他值得炫耀的宝贵财富。


“我们系除了我一个人没有海外留学经历,男中音周正、男高音葛毅、女中音杨光、女高音黄英、女高音李秀英等都是名副其实的'海归’。”廖昌永还得意地说,这些有着金字招牌的在国际上已经具有相当名气的“海飘”们都是被他从海外“捞”回来的。


廖昌永回忆,当年和杨光一起在美国演出歌剧,已经执掌上海音乐学院声乐系的他凭借着3寸不烂之舌把这位当红的女中音“忽悠”到自己的旗下。一次在美国演出,男中音周正来看他,于是,他又苦口婆心地展示了“忽悠”功夫。之后不久,上海音乐学院的讲台上多了一位周正教授。后来,廖昌永又相继“捞”回来王凯蔚、男低音沈阳,如今他又打起了男高音石倚洁、女高音于冠群的主意。


打小和收音机学唱歌


1968年,廖昌永出生在四川成都郊区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他的音乐启蒙“老师”是村里的大喇叭和家里的收音机。他回忆说:“我小时候是村里的'小收音机’,收音机或者村里的大喇叭听见什么就唱什么,《我的太阳》、京剧、黄梅戏什么都唱。”


上高中的时候,喜欢运动的廖昌永一门心思想考体育学院。当时他的体育成绩非常好,标枪、铅球、接力跑成绩在全县中学生比赛中都名列前茅。不过,一次学校文艺汇演,廖昌永一曲《那就是我》赢得了满堂彩,一位音乐老师对他说:“你有唱歌的天赋,去考音乐学院吧。”这句话,改变了廖昌永原来的人生轨迹。


对于不懂乐理、不识乐谱的廖昌永来说想上音乐学院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廖昌永回忆,成都的启蒙老师周维民不但认真教他歌唱,还把学费都全免了。最终,廖昌永如愿以偿地考上了上海音乐学院,他是四川考区唯一一名考进这所音乐学院的学生。


把《征服》改成艺术歌曲


说到艺术歌曲,人们一定会想到菲舍尔·迪斯科演唱的德奥艺术歌曲或苏瑟演唱的法国艺术歌曲。但是,美声歌唱家廖昌永当年做了一件有点惊世骇俗的事情,就是把当代流行歌曲改编成艺术歌曲,人们听到了不一样的《在银色的月光下》、《橄榄树》、《征服》。他不但录制了CD,而且还在声乐课上教给自己的学生们,他认为《征服》本身就像一首张力很大的咏叹调作品。


廖昌永表示,意大利语美声“bel canto”原意并非美声唱法,而是美妙的歌唱,在他的眼中“无论是流行歌曲、民族歌曲还是艺术歌曲、歌剧作品,只要能打动我,就够了”。廖昌永认为,古典音乐和流行音乐应该相互学习。他透露,他正在录制系列的中国艺术歌曲专辑,未来也不排除要将经典的摇滚乐改编成艺术歌曲。


门第悬殊得真爱


廖昌永说过,在他的成长道路上,有三所终生难忘的学校,一所是小时候释放天性的山野之间,一所是他至今供职并始终热爱着的上海音乐学院,另一所则是他的妻子王嘉。“好女人是所好学校”,他觉得自己一辈子的事业发展跟妻子是分不开的。廖昌永说,王嘉在自己最穷困潦倒的时候爱上了他,而岳父岳母不问门第对自己视如己出的爱,这一切都让他一生心存感激。




穷小子遇上书香女


说到廖昌永,不能不提到他的妻子王嘉——上海音乐学院钢琴系教师。虽说两人都是从四川考到上海音乐学院的同乡,但是王嘉是一个出身于音乐世家的美丽女子,而廖昌永则是生长在穷乡僻壤的穷小子。


廖昌永家境窘困,从小父亲去世,妈妈一个人拉扯着他和几个姐姐辛苦度日。刚上大学的时候,廖昌永每月只有三个姐姐轮流寄来的60元生活费,只有到演唱会或考试的时候才吃肉。那时候,在别人眼里,他很孤僻不合群。廖昌永说:“有时候跟同学一起吃饭,别人请了你,到时候还要回请,但是我又没有能力回请。甚至有时候宿舍里丢了钱,还有同学冤枉我偷的,因为我家里最穷。其实,在这方面我还是有些自卑的。能够让自己不自卑,就是努力让自己在专业上比别人更好。”


那时候,他的各科成绩都是全班第一名,乐理、视唱练耳、钢琴、声乐以及其他文化课都是最好的。就是这个专业成绩优异的穷书生,在大三的时候收获了爱情,她就是同在上海音乐学院读书的同乡王嘉。


有一天,廖昌永收到一张50元的汇款单,留言栏里写着“多买点菜吃”,汇款人是空的。这样持续了半年之后,廖昌永才发现原来是王嘉背着他偷偷汇的钱。“我很感激我太太,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是我最困难的阶段,我都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看上我。”廖昌永对于王嘉的爱心存感激。


好女人是所好学校,这句话深得廖昌永认同。他说自己多年的事业发展从来都不是他一个人的事业,而是两个人共同的事业。每次演出结束之后,当所有人都在夸我好的时候,回到家里王嘉大多会说演出有哪些不足。她说:“当每一个人都说你好的时候是很危险的,必须有一个人站出来说你不好,这个坏人就只能我来当。”




不问门第的丈母娘


这段美好的恋情,也受到了王嘉周遭人的不解。廖昌永回忆:“那年,我们打算坐飞机回上海,请她的朋友代替买机票,他在身份证上看到我的地址是四川省某县某村某组,他说王嘉这是找了一个什么样的男友。”


实际上,在跟王嘉认识之前,廖昌永也曾谈过恋爱,但都是被女方家里棒打鸳鸯,他们会说:“你怎么能找个乡下穷孩子,开玩笑。”在王嘉的家中,没有这件事情发生。廖昌永回忆,当年王嘉的父母来学校看他们,看到他的皮鞋跟都磨偏了,她妈妈眼泪一下子就流下来了,转身跑到鞋店买了一双新鞋给他换上,直接把旧鞋扔进了垃圾桶。


大二那年,廖昌永的妈妈为了给儿子凑学费,准备把唯一的房子卖了,住到女儿家里。王嘉父母听说后说,“让妈妈别卖房子了,以后有我们吃的就有你的”。廖昌永记得,自己第一次带着准岳父岳母回家的时候,那天下雨,路上都是泥泞,车都开不进去了,老两口都傻了。


王嘉对爸爸讲:“他从小没有父亲,他希望有个父亲。”从那以后,老两口完全把廖昌永当儿子,“他们对待一个穷得一塌糊涂,要什么没什么的农村孩子如此对待,让我一辈子心存感激。”廖昌永说。


谈起女儿那么骄傲


“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廖昌永深切感受到这个道理是在有了女儿廖敏冲后。他说:“以前在母亲面前偶尔会烦躁,有时候她说多了,我又觉得你又不懂总唠叨啥。我自己在做了父亲之后,知道了父母对于子女不一定非要懂你的职业,但是她的心始终在你的身上。儿行千里母担忧,去年我女儿去美国参加夏令营,只有两个星期,我的心里百爪挠心想得不行,怕她睡不好、吃不好或者感冒了等。”


让廖昌永得意的是,女儿天生嗓子极好,天生的音准节奏乐感极好,小小年纪还写得一手极好的毛笔字。廖敏冲是从小听着音乐长大的,1岁就能模仿着唱外语歌了,看一遍宋丹丹小品,马上就能全部记忆并模仿出来,她惊人的记忆力和语言天赋让做父母的都感到吃惊。“她的英文很好是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前些日子,我去美国参加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演出,正好女儿小学毕业升初中,于是顺便带女儿一起去了。让我吃惊的是,当地人都说,你女儿是出生国外长大的吗,她的英语怎么这么好。她回答,就是常看英文原版影片。”


前年,为了想留住女儿童声时的纪念,廖昌永给女儿录了一张唱片《泥娃娃》,父女俩还一起合唱了三首歌。每首歌录制不超过三遍就OK,连录音师都以为这是个常进棚录音的老手,但是他们不知道这是他女儿第一次录音。原本是一张纪念性的唱片,让廖昌永没想到的是,《泥娃娃》竟然成为2014年度十大发烧唱片之一。


歌唱外 还有多扇窗


曾经的运动健将廖昌永至今仍然坚持打篮球、羽毛球、游泳。他喜欢绘画,先后拜了陈佩秋和范曾两位先生为师;他爱好书法,就跟随邵秉仁先生研习笔墨;他痴迷篆刻,就成了篆刻大师徐云叔先生的弟子。他说:“艺术是相通的,不同门类的艺术可以相互借鉴,书法绘画中的章法、运笔、结构等跟歌唱中的技术是可以相互启示的,此外通过书法绘画的学习,自己不知不觉中积累了很多文学、美学甚至哲学的知识,无形中为自己打开了另外一扇窗。”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